甘蔗网

酿造“甜蜜”的人

      编辑:甘蔗       来源:甘蔗网
 

本报记者 李新雄 通讯员 吴 雁

“跟甘蔗‘亲密’接触了大半辈子,在我看来蔗种培育就像是养育孩子,有苦也有乐,我很喜欢这一浪漫诗意的说法——把甘蔗事业比喻为甜蜜的事业,感觉自己做的是酿造甜蜜的工作,很有意义。”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高级农艺师卢文祥说起自己的工作一脸的满足感。

广西是蔗糖业大省,一直以60%左右的份额占据全国的大半壁江山,而柳州、柳城和桂中一带,是我区蔗糖的主产区。这一带被大面积栽种的甘蔗品种“桂柳05136”,正是卢文祥的研发成果。

作为国家糖料产业技术体系柳城综合试验站站长,农业农村部糖料专家指导组成员,卢文祥长期从事甘蔗杂交育种工作,初步建立了“桂柳系列”甘蔗新品种体系。选育的蔗种得到广大企业和蔗农的认可和接受,取得了显著的社会经济效益。

卢文祥与甘蔗事业结缘,始于1991年。那一年,他调入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

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在卢文祥接任主任之前,一直以引进推广甘蔗品种为主,其主持引进推广的新台糖22号一度成为广西糖料蔗种植业的主力品种。卢文祥接任主任后,下决心要把重心转向甘蔗品种的自主培育。2003年,转型正式启动。次年,确立培育适宜桂中蔗区的甘蔗品种的育种目标,以项目的形式获柳州市科技攻关立项。

2014年,糖料蔗杂交品种“桂柳05136”育成。2017年,该品种获柳州市科技进步一等奖,2018年当年推广面积200多万亩,以12.9%的覆盖率傲居全国首位。

辛劳十余载终有所成。这其中的艰辛付出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培育的甘蔗品种有自己的一套命名体系:培育中以“柳城”开头,育成后以“桂柳”开头,后面标记上培育的年份和选种次序号。如“桂柳05136”,就是2005年培育的第136号苗种。

“桂柳05136”于2014年育成,历时9年。以我们看到的这个“136”次序号推算,2005年培育的苗种,至少有135个被残酷淘汰。

蔗糖业是一个浪漫的甜蜜事业,然而培育甘蔗品种却是个地地道道的清苦活。甘蔗有一个复杂而不稳定的基因体系,其染色体少的有40多对,多的高达200多对,每种不同的配对都会得到一个性状完全不同的品种。要命的是,甘蔗种植对品种性状的要求也很复杂严苛,株高、根茎大小、生长周期、抗旱抗霜抗虫性能、糖分高低,甚至是细微到茎节须毛这样的问题,都会影响到种植存活生长能力、产量和质量。这就意味着成功选育一个新品种需要反复试验,不断试错,经年累月的观察,漫长而煎熬的等待周期。

卢文祥介绍,培育一个甘蔗品种,最少8年,多的十几年。每一年,中心的每个工作人员要照顾4万多株甘蔗,观察10万多株育种材料。不仅要做科学研究,还要像农民一样下地干活。

既然如此清苦,为何执意要自主培育?“跟甘蔗处久了有感情呐……”卢文祥笑着说。这种“处”出来的感情,成为他熬过种种清苦的良药。

转移到实际工作上,这个感情就会转变成一种耐心,一种十年如一日的坚持。

有时候,这种情感也会化身为一种感受,一种悟性。“感受和悟性很重要,有时候相对于数据,我更愿意用眼睛看,用嘴巴尝,用手触摸……”多年专注甘蔗育种的卢文祥摸索练就了一套绝活。

组培选种他不用秤,用肉眼看,一看一个准;测甘蔗糖分不用仪器,用嘴巴品尝说的数字,和仪器测量的数据比对过,基本不差。一双眼,一张嘴,因为长年与甘蔗的“亲密接触”,他的身体机能仿佛和甘蔗建立了某种神秘的认知联系。

蔗种组培有一道工序,取生长点。大部分培植的泥土都有病毒且会附染在蔗根上,生长点是蔗根生长较快的部位,因为长得快病毒未来得及附染,取生长点就是取出这一截未被病毒附染的部位,只有0.2毫米长,用刮胡刀的刀片切,0.2毫米不能有一点误差。说起这个,卢文祥甚是得意:“现在年纪大了,眼力和手劲肯定没年轻的时候好了,两刀下去,还是0.2毫米一点不差。”

就是靠着这份感情、韧性和悟性,从业近30年,他交出了一份亮眼的成绩单。除了“桂柳05136”,在他主持下还育成有“桂柳1号”“桂柳2号”“桂柳07500”三个新良种;更有一系列以“柳城”开头命名的优良品种在培育中,07/150、09/15、12/09等。

长年以来,他没有节假、双休日的概念,所有的时间都花在甘蔗苗身上,包括原本要给家人的时间。“培育一个甘蔗品种,就像养一个孩子。”卢文祥感慨道。

卢文祥还有两年就要退休了。他已经从柳城县甘蔗研究中心主任的位子上退了下来,潜心做研发、搞培育,也经常奔走各地,通过一些讲座或培训,传授自己的知识与经验。

在柳城、柳州及更大的桂中产蔗区,“培育-种植-制糖”的产业链已经形成。被大面积栽种的“桂柳05136”具体种植面积没有测量过,卢文祥估算,柳城覆盖率90%以上,整个柳州也有70%-80%。

然而他并没有为此感到骄傲,反而感受到责任和压力。“推广得越多,责任和压力越大,怕出问题,对不起蔗农……”这是出于对蔗农切身利益的设想而产生的忧虑,“农民很辛苦,很不容易,我们搞甘蔗研究的一定要对农民负责。”

除了甘蔗品种培育,在甘蔗种植生产技术方面,卢文祥同样造诣颇高。他手头有三个专利发明:甘蔗处理机、甘蔗收割系统和除草纸。“长年在甘蔗地里跟农民一起劳作得到了灵感,这些发明创造可以减轻蔗农的体力劳动,我感到很欣慰。”卢文祥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