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蔗网

大年初一的烤甘蔗

      编辑:甘蔗       来源:甘蔗网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新年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混合着空气中浓郁好闻的火药味儿,中间总会闪现几截甜甜的烤甘蔗。

甘蔗细细的,青绿色的薄皮,被烟火熏成焦黑色,是在庙会的香火堆里烤过的。

有那么一些年,大年初一,我爸妈总会去庙会烧香。

早起穿上新衣,第一件大事就是放接年炮,这挂鞭炮一般会特别大。为了表示隆重,会等家里人都准备好了,才开始引燃。

我妈站在厨房门口,笑容满面,等鞭炮一放完,她照例会说一句:“今年的炮好,是个好兆头!”然后,就端出直冒热气的红糖米酒汤,一人一碗,热热地喝下去,寓意着新年开头甜。喝完香甜的米酒汤,还有美味的猪肉萝卜馅水饺。

早饭过后,他们就和村里的一些大人去庙会,路程挺远,步行走到最近的集市,还要再搭一程蹦蹦车。

大人去庙会,我就跟小伙伴们一道去给村里长辈拜年,捡爆竹,看人搓麻将、打纸牌。

玩够了回家,大人还没回来。眼看中午了,有的人家屋顶已经升起白色的炊烟,甚至有的还放起了饭前炮,自家却冷冷清清,午饭也没着落。新年带来的幸福感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失落。

鸡满院子乱跑。有的在刨食,用尖锐的爪子拼命地挠着角落里的垃圾,扬起低低的一层浮灰,有的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站着,用一只眼睛望着我,神情冷漠,喉咙里发出一连串“咕咕咕咕咕”的叫声,让人听着心烦,好想上前踹它一脚。早晨的那一派喜气洋洋早已不见,让人疑心它是否真实发生过。

终于,听到大人们说话了,声音很大,从门口的那座小桥边传来。

他们大声说着话,大声笑着,跟邻居互相约着午饭后去谁家打牌,特别热闹。我的情绪也一下子回升了,惊喜地跑出去迎接他们。

我妈看到我,递过来一段烤甘蔗,说这是在香火里烤过的,吃了好。

甘蔗似乎还带着香火的温热,咬一口,汁液饱满,清甜可口。在寒冷的冬天,我家平时几乎没有任何水果的情况下,能吃到这样的食物,那感觉不仅是惊喜,还有奢侈。

大年初一的午饭一般会很简单,有剩饭就热一热,没有的话,就把馓子、粉丝、大白菜放在一起烩烩。因为有烤甘蔗吃,小小的心灵已经溢满幸福,饭菜是否丰盛,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吃烤甘蔗的时候,我发现有的味道很甜,有的寡淡。

“一根甘蔗上撇下来的,为啥味道还有区别?”我问。

“甘蔗没有两头甜!”我妈说。

我妈随口说出的这句最平常不过的谚语,被我牢牢记住。如今,我每每想到大年初一的烤甘蔗,就会想到这句谚语。

同一根甘蔗,有淡有甜。这挺像我们的人生,有孤独、沉寂的埋头奋斗阶段;也有“守得云开见月明”,心旷神怡之时。

起起伏伏,都是自然,心境平稳,坦然面对就好。

云浅浅:

自媒体人,管理学硕士,

多家平台原创作者,专栏作者。

热爱读书、美食、旅行。

注:图片来自网络,向作者致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